闵惠芬

    我国著名二胡演奏家闵惠芬因病医治无效,于5月12日上午10:05,在上海仁济医院去世,享年69岁。据悉,闵惠芬两个月前因脑溢血入院,手术后一直昏迷,经全力救治仍无力回天。

    她的成就

    《江河水》感动得小泽征尔泪流满面多部作品成为经典

    闵惠芬出生在音乐世家,父亲闵季骞是著名二胡演奏家刘天华的再传弟子。她自幼酷爱音乐,8岁开始跟其父学习二胡,后考入上海音乐学院。在第四届“上海之春”全国二胡比赛中,17岁的她以一曲二胡名曲《病中吟》感动了现场评委荣获一等奖。

    她演奏的二胡曲《江河水》曾经感动得世界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泪流满面,称赞她“奏出了人间悲切”。波士顿交响乐团赞美她为“世界伟大的弦乐演奏家之一”。她首演的众多二胡新作品,如《江河水》、《长城随想》、《新婚别》、《夜深沉》、《洪湖主题随想》等已经成为二胡演奏中的经典作品。

    她的故事

    33年前即患癌症先后做了6次手术15次化疗

    1981年,正当艺术事业达到顶峰时期,闵惠芬不幸患上了癌症。当时医生预计她的生命只有三个月,但她以顽强的毅力与病魔进行战斗。在后来生命的33年中,闵惠芬做了6次手术——癌症每转移一个部位,她就动一次手术,还进行过15次化疗。

    近十几年,虽然病魔时时袭来,但闵惠芬依然潜心研究二胡艺术,从来没有停止过登台演奏,直到两个月前因病住进医院为止。《音诗——心曲》、《川江》,以及她与儿子、指挥家刘炬完成的《天弦》等作品都是她患病后这些年参与创作和首演的作品。

    她的开创

    开女性职业演奏民乐之先河第一个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奏二胡

    闵惠芬是我国一代二胡演奏大师,被誉为“二胡皇后”。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她的演奏就影响了后代演奏家们,后来在乐坛上崛起的女民乐演奏家,很多都是因小时候看到闵惠芬的演奏而走上职业演奏家道路的。

    闵惠芬曾随中国艺术团到十几个国家演出,把中国的二胡艺术介绍到世界各国,受到广泛的欢迎。她是第一位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奏二胡的音乐家,从此,世界各地的观众开始了解二胡这一中国民族乐器。她提出,民乐既要让外国人喜爱,也要让中国人喜爱,才算成功。

    她的尝试

    用戏曲唱腔拓宽二胡演奏空间将二胡和交响乐团联袂演出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闵惠芬为毛泽东主席录制了8段不同派别京剧老生经典唱腔。这次“特殊任务”也让闵惠芬产生了“器乐声腔化”的想法,尝试用戏曲唱腔来拓宽二胡演奏的空间。她邀请作曲家新编了多首用戏曲经典唱段编成的二胡曲,有顾冠仁编配的昆曲音乐《游园》、沪剧音乐《绣荷包》及房晓敏编配的红线女粤曲《昭君出塞》等十多首。

    近些年,她还对民乐做了多方面的尝试,其中包括以大型民族乐队的形式表现传统曲目,以及和交响乐团联袂演出。文/本报记者伦兵

    家人说

    希望外界多关注闵惠芬的艺术成就

    昨天晚上,北京青年报记者电话采访了闵惠芬的爱人刘振学。刘老师告诉记者:“闵惠芬的二胡艺术引领了几代人,业界评价她是里程碑式的人物、旗帜性的人物,在业界受到广泛的称赞。这是对闵老师一生贡献的肯定。”
    刘振学先生还告诉记者:“闵老师的第二个成就是她的艺术的人民性。改革开放后,二胡艺术受到不小的冲击。闵老师当时身患癌症,还没有完全康复,但她带着二胡走进大学、中学、小学、农村、工矿和兵营,举办很多场次的普及音乐会和讲座音乐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也受到听众的热烈欢迎。比如有一次在浙江,广场上的观众打出横幅‘爱民乐就爱闵惠芬’。她在基层民间长时间大量的普及演出,为二胡音乐和我国民族音乐事业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二胡音乐艺术今天的繁荣有很大一部分是闵老师努力的结果。作为音乐家,这是难能可贵的,也是我们不能忘怀的。”

    闵惠芬的儿子刘炬是指挥家,当记者问到闵惠芬对家人、对儿子的影响时,刘振学先生谦虚地说:“我们还是希望把笔墨放在闵惠芬老师的身上。虽然孩子刘炬在妈妈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妈妈对他也有很大的影响,但是与闵老师对中国民乐的贡献相比,这些是第二位的。”他再一次恳请记者把笔墨放在闵惠芬的艺术成就上。

    友朋忆

    同行

    她的名字犹如一座丰碑

    著名二胡演奏家邓建栋昨天在微博中说:“著名二胡大师、敬爱的闵惠芬老师今天上午已永远离开了我们。她的离去是中国音乐界的巨大损失!她的名字犹如一座丰碑,永远耸立于中国民族音乐之林!”

    同事

    她是一个非常乐观向上的人

    著名笛子演奏家唐俊乔正在澳门准备演出,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他说:“刚才接受别人的采访时,我难过得边接受采访边哭。闵老师是我的偶像,我与她共事快十年了。她是个乐观向上的人。有一件事让我非常感动。前几年我们一起演出,闵老师对我说,‘俊乔,我看过你和上海交响乐团的音乐会。’这让我很吃惊。她说,‘我听了你演奏的《愁空山》真是觉得好极了,这部作品不仅现代,也很中国。’她的去世,我特别的难过。”

    同门

    对艺术的追求使得她又向生命要了三十多年

    著名二胡演奏家、中国音乐家协会二胡艺术学会常务副会长周维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说:“惠芬与我的关系很特殊,她是我的大师姐,还曾带过课教过我,算是我的老师。应该说闵老师是我们二胡界的楷模:首先是她对艺术执着的追求,在音乐上表现出超人的天赋。其次,她在战胜病魔方面也是一个楷模。我们都知道,她在人生最好的年龄、36岁的时候就被确诊患淋巴癌,当时上海华东医院的大夫觉得她应该活不过三个月,但是她以惊人的毅力战胜了病魔,创造了奇迹。最后住院前,她还坚持在舞台上演奏,坚持教学。我觉得支撑她战胜病魔的还是二胡艺术,对艺术的追求使得她又向生命要了三十多年。”

    周维告诉北青报记者:“我最后一次见到闵惠芬老师是去年金钟奖期间,在无锡,当时她是评委会主任。那个时候闵老师的状态还很好,还能登台演奏。两个月前她再次住进了医院,我本来准备忙完了这一段就去看她,没想到这么快她就离开了我们。我们永远怀念她。”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责任编辑:mus